yangyang

良堂出来助演!
文章的走向有些控制不住,先凑合着看吧,
文章人物性别设定看图二!
男人
女人
双儿
双性生子,非abo

言欲💚(九)

医生与护士
杨九郎:年轻有为的内科主任
张云雷:清秀可人的男护士

你们没看错!更新了!

早上天刚朦朦亮,张云雷就被自己的生物钟叫醒了,揉了揉眼睛想翻身伸个懒腰却发现自己动不了,抬头却看到一张放大的脸,杨九郎?!
看看自己的头枕在杨九郎的胳膊上,自己的身子被杨九郎的另一条胳膊搂在怀里…抬起头看着杨九郎的睡脸,想到昨晚发生的事张云雷忍不住伸出手指顺着杨九郎的额头,描绘着杨九郎的轮廓,手指停到了杨九郎的唇间,感觉昨天的一切像梦一样,有些不真实

“我们算是在一起了吗…”张云雷自言自语的喃喃道
“不然呢”杨九郎突然开口,抓住张云雷在自己唇间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处,又收紧了抱着张云雷的胳膊,张云雷被吓了一跳,羞的把头埋进杨九郎的肩膀上低声问道“你什么时候醒的…”
“你醒的时候我就醒了”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呀”

张云雷抬起头看着杨九郎,表情似乎有些不满
“你也没问呀”杨九郎伸手摸着张云雷的头发
“你昨天才答应过我不会骗我的”张云雷撅起嘴
“这不叫骗,这叫情趣”张云雷自认为生气的表现对于杨九郎而言就是撒娇,说完就吻上了张云雷的唇,这是张云雷的初吻,直到张云雷憋的满脸通红才放开他

“雷雷,接吻的时候用鼻子呼吸,不要憋气”

反应过来的张云雷,捂着自己的嘴想拉开和杨九郎的距离,可杨九郎偏偏不松手
“怎么了,不就接个吻吗?”
一听杨九郎把接吻说的那么云淡风清,即使两个人算在一起了,可这毕竟是自己的初吻,心里多少就有些难受
“这…这是我的初吻……”
杨九郎把自己那一条线的眼睛睁到极致“你没谈过恋爱吗”
“没有…”
杨九郎突然把他抱紧“怎么办雷雷,我有点兴奋”
“你兴奋什么?”
“就是很兴奋,雷雷我能亲你么”
杨九郎突然很认真的看着张云雷
“你不是刚亲…唔~”
还没等张云雷说完杨九郎就亲了上去
“用鼻子呼吸”亲吻间隙杨九郎提醒张云雷然后又亲了上去

张云雷适应了这个吻,双手不自觉的环上杨九郎的腰,杨九郎感受到之后更是兴奋,直接探入张云雷口腔,张云雷被杨九郎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口腔里的舌头让第一次接吻的张云雷难以适应
“唔…”

张云雷想推开杨九郎,可这些小动作对杨九郎来说就像是欲擒故纵,杨九郎突然翻身压在张云雷身上,张云雷推脱之间腹部被坚硬的东西顶上,张云雷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他害怕了,他怕杨九郎继续,怕自己的秘密被杨九郎发现,于是在他身下不断的挣扎
“别乱动!小心你的脚”
杨九郎看他乱动忍不住轻吼道

张云雷安静了下来,明明是他把自己压在身下,竟然还吼自己,就有些委屈

大早上的欲望本来就是控制不住的东西,杨九郎看张云雷的模样觉得自己确实有些过分了,又翻身躺回旁边把红了眼的张云雷抱在怀里,拍着他的后背哄道“对不起,刚才是我过分了,吓到了吧”

“嗯…”张云雷趴在他怀里点点头

“放心,我不会强迫你的,时间还早,你在睡会儿,我一会儿还要上班”

说完杨九郎亲了一下张云雷的额头,给他盖好被子起身去了卫生间,张云雷直起身,他清楚杨九郎去干嘛,心底竟有一丝苦涩,杨九郎对自己那么好,可自己始终不敢告诉杨九郎自己的性别,怕他厌恶自己怕他会不要自己…

杨九郎收拾好了一切,把早餐端进屋里“你怎么把早餐拿进来了”张云雷看到杨九郎把早餐拿进来有些惊讶
“你脚不方便,别乱动了”
“就是扭到了,又不是不能动”
“都端进来了先吃吧”

杨九郎说完坐到床的另一头,把张云雷受伤的脚放在自己腿上,拿出红花油搓热了给张云雷揉脚
张云雷端着牛奶“杨九郎,你不用揉的,已经没事了,你先去上班吧”
“马上就好了,你今天午饭想吃什么点外卖就好,别自己做了,脚不方便再摔了,我今天早点下班,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不用了,你别提前回来了,我自己叫外卖就行"

看张云雷总是这样拒绝自己,杨九郎有些不开心
“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那…唔”

见张云雷还要说杨九郎就直起身吻住了他,然后在张云雷的耳边轻声说“别一直推开我,听我的”
耳朵痒痒的,张云雷红了脸低着头小声说
“其实…我刚才是想说我晚上想吃黄焖鸡…”
“嘿~这样啊,我知道了”杨九郎看这样的张云雷真是喜欢的紧,放下张云雷的脚,看看时间是时候去上班了
“雷雷,我先走了啊,你在家别乱动”
(内心纠结的张云雷)
“哦,那个…那个你过来一下”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么”
杨九郎凑过去
“木马~”张云雷亲完赶快躺回床上
剩下杨九郎一个人坐在床边,反应过来之后,忍不住的笑意

“好啦,你别笑了,赶快走吧,上班要迟到了”张云雷看他眼睛都笑没了,忍不住说道,真是羞死了……


————————————————————————————————————————————————————————————

偷偷告诉你们下一章已写好👀

提示:
下一章涉及到了良堂,主打良堂,还有一点他们的小车车💜
但是中心还是九辫,不要担心



内含双性生子,非abo






100粉的福利告一段落,车车很一般,结尾总感觉缺些什么,之后应该还会出一个后续完结这篇文章
———————————————————另外————言欲💚(九)决定提前一天更新,因为写好的文章在我手里实在放不住,总想发出去🙈
———————————————————下午五点!我真的很守时!

我的错💚上

这是100粉福利,abo带球play,第一次写车车也是很紧张,如果这个题材让您感到不适的话建议不要观看内容。
等《言欲💚》的宝宝不要急

———————————————————————————————————————————————————————


“嗡嗡嗡…”来电显示上写着宝宝磊,杨九郎看了一眼挂断了手机,此时杨九郎正在周九良酒吧,他向来不爱喝酒,可今天就有几番醉意

“你怎么给挂了”周九良看到杨九郎挂断手机有些惊讶
“不想惯他那些毛病了”
“他一个人在家你放心么”
“…”
“你都多少天没回家了,再说他那些毛病还不都是你惯的”
“…”
“还有啊,你什么时候教训他不行,非要在他怀孕的时候这样吗?他一个在家挺着大肚子,真出点意外你后悔都来不及”周九良实在想不明白杨九郎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

听了周九良的话,确实有些不安心,杨九郎去到卫生间给张磊回电话,结果刚响了两声就被挂了,杨九郎觉得张云雷肯定是故意的,忍着继续回拨的欲望,也就没打第二遍

他和张磊在一起这么久,每次吵架闹脾气都是自己低头去哄张磊,其实再哄一次也没什么…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就跟张磊杠上了

回到吧台,想要给周九良打个招呼先回去看看张磊,毕竟这么多天都没回家了,结果周九良不在,就打算再等一会儿,却没想遇到了上前搭讪的omega,酒吧里什么人都有,各种信息素的味道掺杂在一起很怪异!杨九郎并不想理他,谁知那个omega竟然自己缠了上来,浓烈的红糖味混着香水味直接冲进杨九郎的鼻腔真是难闻的要死,他想将那人推开可那人不知好歹缠着杨九郎不放,还好周九良回来的早,将那个omega支开了

跟周九良打过招呼后,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家里的地址,想着要用什么态度回去才能让张磊觉得自己回来不是为了继续惯他毛病的

杨九郎揉着额角看着窗外闪过的路灯,已经记不得自己有多少天没回家了,都已经想不到当时和张磊吵架的理由了,唯一记得就是自己摔门而出的时候张磊扶着腰身,捧着大肚红着眼眶看自己的模样…想着张磊大着肚子还一个人待在家里,也不知道这么多天有没有好好吃饭,孩子闹没闹过他,心里有些着急
到了家门口杨九郎刚打开大门就知道出事了!


(车车已写好就在下文,明天中午一点准时更新)


没抢到济南五周年的票很遗憾,在九辫超话刷了好久,生怕错过精彩,听说今晚很甜👀


ps:言欲💚也已经写好🙈说好的周一给你们更新

言欲💚

因为这周在深圳,所以没办法正常更新,
文章会从下周一开始继续更新💚


耽误你们看文了
爱你们!

言欲💚(八)

医生与护士
杨九郎:年轻有为的内科主任
张云雷:清秀可人的男护士


就在杨九郎兴奋时张云雷却突然推开了他,杨九郎一脸懵*

“你告诉我你床头柜里的照片是你前妻么,还有那婚戒…”张云雷说完撅着嘴看着杨九郎
杨九郎好像突然被打开了开关
“哦~原来你这段时间不理我是因为这个呀”
张云雷被看透了心思,脸色泛红
“要你管,你先回答我”

“这个床头柜里原本放的就是她的东西,她走的时候留下了一张照片,还有当时结婚时的婚戒,我一直觉得挺对不起她的,想这既然都离了也没必要在意那么多,那两样东西一放就是三年,你不说我都忘了”
“哦,那你的婚戒呢?”
“我的早就扔了,在身边觉得挺碍眼的,你要是不舒服我就把那照片和那枚婚戒也扔了”
“不,还是别扔了”
其实张云雷心挺大的,只要知道为什么就好了,毕竟都离了,那些东西放着也没什么
“那我改天把那些东西收起来,放到仓库去,省得你看到又瞎想”
“嗯”

杨九郎看张云雷缓和了好多,心里也终于松了口气
“脚还疼吗?”
“好多了”
“明天别去上班了,我帮你请个假”
“嗯~”
“困吗,时间不早了赶快睡吧”
“我睡这屋你睡哪呀”
“我去睡你房间”
“……”
杨九郎见张云雷低着头也不说话刚想问他怎么了结果
“你也睡这吧……”
声音小的像蚊子嗡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其实杨九郎已经听到了,可他就想让张云雷再说一遍
“我说你今晚也睡这吧!”
张云雷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说完拉着被子蒙着头就要装睡
杨九郎看着这人的举动越看越喜欢,张云雷在杨九郎洗漱的时候拉开被子眼睛看着天花板想着'我是不是太不矜持了…算了算了,只是单纯的睡个觉想什么呢'张云雷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儿
过了一会儿听到浴室水声停了,赶快扭过头盖好被子装睡,紧接着就听到了拖着往床边走来的声音,然后床的另一边被压了下去,身后的被子掀起来又盖上了,张云雷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可过了一会儿身后却没了动静
这让张云雷很好奇杨九郎睡了没有,张云雷蹑手蹑脚的转过身却看到杨九郎一直在看着自己,两人就这么看着对方,张云雷觉得尴尬想转过身,可刚要动就被杨九郎圈到了怀里
“别乱动,等下又碰到脚了,赶快睡”
张云雷身子明显僵硬了一下,杨九郎自然也是注意到了“放心,只是睡觉而已,又不会怎么样”

张云雷听了杨九郎的话莫名的安心,在被子中伸手环住了杨九郎的腰,头在杨九郎的怀里蹭了蹭,杨九郎觉得他真是个孩子


这一夜两人都睡的很安稳





💚哦呦!文章有些短,据推测按照这个速度,离开车还有段距离,大家先将就着看,下一篇就会讲道张云雷特殊的地方,不要急(非abo生子)



言欲💚(七)

医生与护士
杨九郎:年轻有为的内科主任
张云雷:清秀可人的男护士

“张云雷,说实话我真的不太知道你为什么不高兴,但我猜可能是因为我的过去,其实上一段婚姻对我来说并不好,我的前妻也是一名护士,我并不上爱她,四年前医院的年会上她给我下了药,我们发生了关系,那天以后她就走了并没有缠着我,两个月以后她却和我妈同时出现在了我家,我妈告诉我她怀孕了,逼着让我娶了她,没办法我答应了,后来她哭着告诉我说她不知道怎么办才去找我妈的,让我就算是为了孩子原谅她的,”
张云雷听的入迷
“然后呢”

“后来我们领了结婚证,我照常每天工作,她在家里养胎,虽然在一个房子里,但除了吃饭时,我们几乎不会碰面,有一天我下班回到家看到她在哭,她告诉我说她想和我好好的过日子,我想了想她天天在家里打理着一切,而且也已经有了我的孩子干脆就好好过吧”

“那你们为什么会分开呢?”

“说起来也怨我,就在我决定好好和她过的第二天事情就发生了,那天下班回家,在路口看到了他和一个男人在一起有说有笑,男人还摸着她的肚子,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傻透了,我认为孩子不是我的,于是那晚我去了酒吧喝的烂醉,回到家时已经后半夜了,她上前扶我,我却质问她,我被酒精麻痹脑子全是愤怒,伸手推了她,她就从楼梯上摔了下来,那时候她已经怀孕四个多月了,把她送到医院后孩子还是没保住,后来我在医院又见到了那个男人才知道那是她哥哥,她醒来知道孩子没了以后就决定和我离婚了,她走的时候说像这样的人不配得到别人的爱,我知道我对她有愧,可后来连弥补的机会也没有了”

“再后来我就不敢去爱任何人,因为我觉得我不配,然后就成了你看到的这样,直到遇见了你…”

“够了,别说了!”
张云雷忽然打断了杨九郎的话

“我们回家吧,我有些累了,想早点休息”
杨九郎看张云雷把头扭到了一旁,也就没有再说话,开车回了家

这一路上张云雷一直在想杨九郎刚刚要说的话,他是喜欢自己的,可自己刚刚为什么不敢听他讲完呢,是因为他没解释床头柜的婚戒吗,可自己又没有问……

到了家张云雷去了浴室,杨九郎坐在沙发上,想着自己到底要怎么告诉张云雷自己的心意,突然间浴室传来一声张云雷的惊叫,紧接着就是东西掉落的声音
“张云雷!张云雷!怎么回事,你把门打开”杨九郎急忙跑过去问到,发现门是锁的
“嘶~我没事…就是滑倒了…啊!”紧接着又是东西掉落的声音
“你先别乱动,我去找钥匙开门”
杨九郎转身去找钥匙
打开了浴室门看到张云雷光着身子坐在地上一脸委屈,杨九郎顾不得那么多拿起旁边的浴巾裹着张云雷直接抱了起来,张云雷一阵惊呼双手环住杨九郎的脖子,杨九郎把他放到了自己的床上,给他盖好被子,去看他受伤的脚,嫩白的脚踝一片红肿,杨九郎刚一碰张云雷就叫疼

“你忍着点,我看了不是太严重,但也不轻,我去给你拿瓶红花油揉揉,不然明天更疼”
等杨九郎拿着红花油回来的时候张云雷把脚藏在被子里,死活不愿意拿出来
“赶快!要不然明天会变严重的”
张云雷双手抓着被角一双水汪汪的大大眼睛看着他,杨九郎实在是不忍哄着说道“乖,听话,揉揉就好了”
“可是…我怕疼…”
“那我轻点揉,不会疼的,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我可是医生”
“好吧…”
张云雷把脚伸了出来,杨九郎就那么一点一点的给他揉着

“杨九郎,你能把你在车上的话说完吗?”
张云雷突然的话让杨九郎猛然一怔但还是说了出来
“直到遇见你之后,我决定想要试着去爱一个人,去爱你”
张云雷红了眼眶
杨九郎见张云雷红了眼眶着急的去给他擦眼泪,可手上又有红花油不敢去碰他
“你别哭呀,你要是不愿意就当…”
“我愿意!”
杨九郎的手停留在了半空
“我说我愿意!杨九郎…嗯…你要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能骗我!”张云雷有些哽咽的说
“我答应,我答应你”
杨九郎激动的把张云雷抱在怀里





💚深夜更完,早上更,大家将就着看
后面只会越来越甜,估计不出两张就会有车车,离小黄文不远了(非abo生子)

言欲💚(六)

医生与护士
杨九郎:年轻有为的内科主任
张云雷:清秀可人的男护士

张云雷是个心底藏不得事情的人,自从那天以后就对杨九郎爱搭不理的

早上吃完早饭,张云雷一如既往的收拾桌子,但是没有像往常一样催促杨九郎,这却使杨九郎不太习惯,就连在路上也一句话都没说,到了医院的停车场杨九郎终于忍不住了,拉住正要下车的张云雷“你最近怎么了,怎么连话都不带说的”张云雷回过头挣开杨九郎的手“没事,上班要迟到了,你赶快,我先上去了”说完就走了,这让杨九郎很不高兴,但问他又不说,也是没办法


上班时张云雷精神都不能集中,好几次打翻了药瓶,春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把他叫到了休息间“你最近是怎么回事,天天跟丢了魂似的”
“对不起,春姐,我会注意的”
“你先别忙着道歉,说说到低怎么回事”
“那个……那个…”
“是不是因为杨主任”“啊!你怎么知道”张云雷一脸惊讶的说
“呵!一猜就是因为他,自从让你去给他送了手机之后,我光在停车场就碰到你们好几次”
“春姐,都是因为我…”
“行了小张,你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吗,你们天天在一块,一看就不简单,但是小张你要知道,如果你想和杨九郎在一起就要学会面对,学会敞开心扉,要不然只会错失更多”
“嗯,春姐我知道了”
“去忙你的吧,别再走神了”
……


看着张云雷走了之后春姐拍了拍背后的门
“出来吧,人已经走了”
杨九郎蹑手蹑脚的从里面出来
“谢谢你啊春姐”
“你看你现在没一点主任的样子”
“我这不是急么,这才想让你帮帮我”
“诶,我说张云雷知道你的事情吗”
“他知道我离过婚,不过不知道为什么”
“我劝你最好早点告诉他,我看他现在应该就是再纠结你过去的事,你看多好一孩子又载到你手里了”
“春姐你说的这叫什么话,什么叫又载我手里了,我们现在八字还没一撇呢”
“我说杨九郎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张云雷对你的态度还不够明显吗,他只是还没找机会告诉你而已,你少在那装纯情,来说说你对人家什么感觉”要不是看在这么多年朋友的份上春姐真的懒得搭理杨九郎
“其实我对他的感觉应该和他对我的感觉是一样的,不过你也知道我之前…”

“杨九郎你少拿过去当借口,张云雷和那个女人能一样吗,那个女人是一厢情愿,设计的你,而张云雷你们现在是两情相悦!真心对你,有什么不能说的”
“但怎么说她也是因为我才………”
“行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杨九郎你就是怂!!!你要是不想就别耽误人家张云雷!”
“我……”
杨九郎一时连话都不会说了
春姐气得扭头就走,掐着腰边走边叨叨“气死我了……”


晚上下班杨九郎和之前一样早就到了车里,张云雷上了车之后,车子没有启动,氛围异常的安静
“那个…”
“你先别说话,听我说完”
张云雷正要开口就被杨九郎打断

“嗯…你说吧,我听着”
张云雷一脸淡定


————————————————————————————————————————————————————————————————你们没看错,是卡文了!




💚这篇很短,卡的很不道德,明天晚上我会尽早更的!(春姐真的很霸气)


言欲💚(五)

医生与护士
杨九郎:年轻有为的内科主任
张云雷:清秀可人的男护士

“你…你结过婚了…”
“对,是结过婚,不过已经离了”
“又离了?!”
张云雷感觉自己接收到的信息量有点大,一时反应不过来了
“反正现在就如你看到的我是一个人,至于为什么我会离婚,之后有机会在告诉你”
“其实你不用告诉我的,反正你已经离婚了”
“啊…”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不重要你不用告诉我…也不是就是…”
张云雷不知道要怎么解释,难道要说离了就好???

“好了,等你想知道的时候我在告诉你”
“都这么久了外卖怎么还没来”
“应该快了吧”
那个话题就莫名其妙的被岔开了,一个没再多问,另一个也没再多说

过了一会儿,杨九郎打算起身去拿手机看看外卖到哪了,也不想两人就这么干坐着
“嘶…”
杨九郎刚站起来就捂着腰,咬着牙出了声音
“怎么了!”
张云雷连忙上前扶
“没事,可能今天坐的时间有点长腰伤犯了,不碍事”
“什么就不碍事了,你趴下我给你看看”
“没事没事,老毛病了”
“你才多大就老毛病了,趴下”
“真没…”
“我说了趴下!!!”
杨九郎被张云雷的反应吓了一跳,于是也就没在继续逞强,趴到了沙发上
张云雷也发现自己刚刚有些失态了,但看到杨九郎这样子自己就是忍不住,他把杨九郎的衣服撩了起来,双手覆上他的腰小心的问着

“这疼吗”
“对就是这”
“你说你都多大人了,自己也不知道注意点,天天在医院也不知道去看看,工作的时候看着你不食人间烟火就算了,没想到你私下还真是不食人间烟火”
张云雷一边给他按揉腰部一边说道
“我一个人习惯了,平时将就点就过了,没那么多讲究”
张云雷也不在说话就那么给他按摩的腰部……

过了一会儿门铃响了,张云雷起身去拿外卖,杨九郎也起来了,到了餐桌前,杨九郎扭了扭腰
“还别说,你这一按还真是不疼了”
张云雷都懒得搭理他
“那是,怎么说我也是个护士,这方面自然是会的”
杨九郎看他一脸骄傲的样子觉得这人真是有意思

吃完了饭,张云雷把外卖盒子收拾了一下“早知道来你家也是叫外卖,还不如出去吃呢”
“怪我,说好请你吃饭的,结果吃了外卖,还又麻烦你了”
“哼…”
看张云雷哼了一声,杨九郎赶忙说“明天还请你吃饭,咱们去外面吃,吃什么你说了算”
张云雷也不理他自顾自的收拾着,杨九郎看看家里,觉得有这么个人在家里还真不错
收拾好了一切,张云雷看了看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
“等一下”
刚要走就被杨九郎叫住了
“还有事么”
“有,想跟你商量个事”
“说”
“你先坐,坐下来说”
张云雷又坐了下来
“你今晚别走了,住下来吧”
“今天也不是太晚我能回去的”
张云雷有些不情愿
“我其实是想说你以后就住我这吧”
“什么?!”
“你听我说完,你看啊,我家里这么乱,我又不会收拾,还有我平时腰容易疼,你在了还有人帮我,再一个就是你住我这,以后上下班又不用自己搭车,我上下班捎带着你,咱俩还有个伴,你说呢?”
“可是…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在找保姆呀”
“等下,这个给你”
说着杨九郎掏出一张银行卡
“这个给你,收拾房间需要什么你就拿这个卡去买,平时你也用这个,就当是报答你的,另外你还可以省下房租”
张云雷想了半天,虽然说要收拾房间但也挺划算的,就当收拾自己家了,于是转身拿着垃圾准备出门
“哎,你还不同意啊”
杨九郎看张云雷要出门还以为张云雷不同意,就有点急了
“我就出门扔个垃圾!”
杨九郎一听这是同意了,那叫一个兴奋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两人一起上下班,杨九郎也很少再腰疼,家里哪哪都是干净的,还和张云雷一起学着做饭
张云雷则是每天早上重复的去叫杨九郎起床,天天催着杨九郎注意个人卫生,告诉他洗面奶用完要洗干净,牙膏要从下往上挤


半个月过去了两人习惯了这种生活,关系越来越亲近,也都觉得这种生活还不错
可有些事情总是要解决的,毕竟对于张云雷来说杨九郎一直是他藏在心里的那个人…直到有一天张云雷给杨九郎收拾房间的时候无意中在杨九郎的床头柜中发现了一张照片和一枚婚戒,照片上的女人很漂亮………

张云雷意识到了自己与杨九郎的关系,他想知道杨九郎对自己是什么感觉,他不想着么不清不楚的和杨九郎相处,他想让杨九郎知道自己对他的感情
可杨九郎还爱着她么?忘不了她么?如果杨九郎还爱着她那自己是她在杨九郎生活中的替代品么,如果是,那自己这个替代品连感情都谈不上……








💚来了来了,还有一篇应该会在晚上更,不要急不要急

言欲💚(四)

医生与护士
杨九郎:年轻有为的内科主任
张云雷:清秀可人的男护士


早早就起床的张云雷看杨九郎房间还没动静,就决定出门先去买早餐
今天的心情格外好,可能是因为在杨九郎家里醒来的,买完早餐回来到了门口才发现自己没有杨九郎家的钥匙,没办法只能敲门,结果门铃按了五遍还是没人开门,他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觉得杨九郎可能把自己忘了,先去上班了,好心情突然就消失了
就在张云雷打算走的时候,门竟然开了,杨九郎顶着乱哄哄的头发,一张迷迷瞪瞪的脸,一看就是刚醒

“杨主任,我刚买了早餐,发现没你家钥匙,不知道你还没起”
“没事,你先吃吧,我再去眯一会儿”
杨九郎说完就往楼上走,张云雷看了看时间,在晚一会儿就要迟到了,跑上前抓住杨九郎的胳膊
“不能再睡了杨主任,再睡等会儿上班就迟到了”
“就睡一会儿”
“一会儿也不行,马上就要迟到了”

几个来回杨九郎终于决定洗脸吃饭了,吃饭的时候杨九郎好像想起来什么
“你刚才又叫我杨主任,我都说了不在医院的时候叫我杨九郎!”
“哦,那个杨九郎,你快点吃咱们等会儿要迟到了”
“急什么呀,我平时这个点也就刚起,放心,绝对不会迟到的”
“哦……”
张云雷也是要疯了,卡着时间点进了医院大门
“看,我就说了,绝对不会迟到的”
“是没迟到,也就差三分钟…”
进了医院两人又开始各忙各的了,见了面也就和之前一样,点一下头,仿佛昨天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下午杨九郎刚做完手术从护士台经过“杨主任好帅啊”
“真是怎么看都顺眼”
“风度翩翩…”
在一群护士犯花痴的时候,张云雷在心里默默吐槽:什么风度翩翩都是外表,全是骗人的,不爱打扫卫生还没时间观念…
快要下班时张云雷在给病人换药,杨九郎碰巧看完病人经过,站在张云雷旁边:“我等下在停车场等你”
“哦…”回过神来杨九郎已经走了,张云雷歪着头想了好久,杨九郎是在主动约他吗?下班的时候杨九郎已经在车上等他了
在路上张云雷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声“杨主任叫我出来有什么事么”
“都说了不在医院叫我杨九郎,你怎么就是记不住”
“我有点不习惯”
“叫得多了就习惯了”
“0…”
“其实今天也没什么事,就是想请你吃个饭”
“杨主…杨九郎,其实你不用这么麻烦的,昨天也就是我顺手收拾了一下”
张云雷觉的如果因为昨天的事情的话没必要这么大费周章的请吃饭
“再说了出去吃饭,多贵呀,别出去了”
“那行,既然你觉的去外面吃贵的话,那咱们去我家自己做着吃”


张云雷也是无奈又一次去了杨九郎家里,到了之后两人发现没有一个会做饭的,杨九郎天天外卖,张云雷天天泡面,快餐,两人在厨房一番折腾看着硬巴巴的米饭,黑糊糊的菜决定还是叫外卖比较好,等外卖是个漫长的过程,对张云雷而言还有些尴尬,毕竟两人真认识也就两天

在两人尬聊过程中,张云雷了解到了杨九郎是单亲,从三年前就自己买房搬出来住了,母亲一直住在环境比较好的郊区
而杨九郎也了解到了张云雷是天津人,来北京上了大学也就留下来工作了
两人就像查户口一样
“杨九郎你有对象么?”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张云雷后来才反应过来自己问的问题
“不好意思啊,你不用回答的,我不是故意要问的……”
“我已经结过婚了!”
……………
……………
张云雷忙于解释,可却被杨九郎的这句话打断了,脸上的表情逐渐消失…






💚这几天太忙了,这篇文章可能有些短,明天看情况应该会更两篇,文章里的错别字还请各位见谅
(后期非abo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