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yang

言欲💚(七)

医生与护士
杨九郎:年轻有为的内科主任
张云雷:清秀可人的男护士

“张云雷,说实话我真的不太知道你为什么不高兴,但我猜可能是因为我的过去,其实上一段婚姻对我来说并不好,我的前妻也是一名护士,我并不上爱她,四年前医院的年会上她给我下了药,我们发生了关系,那天以后她就走了并没有缠着我,两个月以后她却和我妈同时出现在了我家,我妈告诉我她怀孕了,逼着让我娶了她,没办法我答应了,后来她哭着告诉我说她不知道怎么办才去找我妈的,让我就算是为了孩子原谅她的,”
张云雷听的入迷
“然后呢”

“后来我们领了结婚证,我照常每天工作,她在家里养胎,虽然在一个房子里,但除了吃饭时,我们几乎不会碰面,有一天我下班回到家看到她在哭,她告诉我说她想和我好好的过日子,我想了想她天天在家里打理着一切,而且也已经有了我的孩子干脆就好好过吧”

“那你们为什么会分开呢?”

“说起来也怨我,就在我决定好好和她过的第二天事情就发生了,那天下班回家,在路口看到了他和一个男人在一起有说有笑,男人还摸着她的肚子,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傻透了,我认为孩子不是我的,于是那晚我去了酒吧喝的烂醉,回到家时已经后半夜了,她上前扶我,我却质问她,我被酒精麻痹脑子全是愤怒,伸手推了她,她就从楼梯上摔了下来,那时候她已经怀孕四个多月了,把她送到医院后孩子还是没保住,后来我在医院又见到了那个男人才知道那是她哥哥,她醒来知道孩子没了以后就决定和我离婚了,她走的时候说像这样的人不配得到别人的爱,我知道我对她有愧,可后来连弥补的机会也没有了”

“再后来我就不敢去爱任何人,因为我觉得我不配,然后就成了你看到的这样,直到遇见了你…”

“够了,别说了!”
张云雷忽然打断了杨九郎的话

“我们回家吧,我有些累了,想早点休息”
杨九郎看张云雷把头扭到了一旁,也就没有再说话,开车回了家

这一路上张云雷一直在想杨九郎刚刚要说的话,他是喜欢自己的,可自己刚刚为什么不敢听他讲完呢,是因为他没解释床头柜的婚戒吗,可自己又没有问……

到了家张云雷去了浴室,杨九郎坐在沙发上,想着自己到底要怎么告诉张云雷自己的心意,突然间浴室传来一声张云雷的惊叫,紧接着就是东西掉落的声音
“张云雷!张云雷!怎么回事,你把门打开”杨九郎急忙跑过去问到,发现门是锁的
“嘶~我没事…就是滑倒了…啊!”紧接着又是东西掉落的声音
“你先别乱动,我去找钥匙开门”
杨九郎转身去找钥匙
打开了浴室门看到张云雷光着身子坐在地上一脸委屈,杨九郎顾不得那么多拿起旁边的浴巾裹着张云雷直接抱了起来,张云雷一阵惊呼双手环住杨九郎的脖子,杨九郎把他放到了自己的床上,给他盖好被子,去看他受伤的脚,嫩白的脚踝一片红肿,杨九郎刚一碰张云雷就叫疼

“你忍着点,我看了不是太严重,但也不轻,我去给你拿瓶红花油揉揉,不然明天更疼”
等杨九郎拿着红花油回来的时候张云雷把脚藏在被子里,死活不愿意拿出来
“赶快!要不然明天会变严重的”
张云雷双手抓着被角一双水汪汪的大大眼睛看着他,杨九郎实在是不忍哄着说道“乖,听话,揉揉就好了”
“可是…我怕疼…”
“那我轻点揉,不会疼的,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我可是医生”
“好吧…”
张云雷把脚伸了出来,杨九郎就那么一点一点的给他揉着

“杨九郎,你能把你在车上的话说完吗?”
张云雷突然的话让杨九郎猛然一怔但还是说了出来
“直到遇见你之后,我决定想要试着去爱一个人,去爱你”
张云雷红了眼眶
杨九郎见张云雷红了眼眶着急的去给他擦眼泪,可手上又有红花油不敢去碰他
“你别哭呀,你要是不愿意就当…”
“我愿意!”
杨九郎的手停留在了半空
“我说我愿意!杨九郎…嗯…你要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能骗我!”张云雷有些哽咽的说
“我答应,我答应你”
杨九郎激动的把张云雷抱在怀里





💚深夜更完,早上更,大家将就着看
后面只会越来越甜,估计不出两张就会有车车,离小黄文不远了(非abo生子)

评论(8)

热度(60)